• 谷敏:凤舞九天,永不放弃
  • 在谷敏阖着嘴不笑的时候,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当他露出8颗牙齿的时候,他显得又是那样的心思“单纯”。

      仓促间决定采访国凤集团总裁谷敏先生,这个人物在我的大脑里没有任何备案和影像,而后的采访笔记关键词不过百字,所以写出文章来难免有浅尝辄止、东一笤帚西一扫帚之嫌,还好,在短短两小时内我还是“扫”出一些有用的“微生物”来。
      我无意赞扬某一个人,因为我用电脑写作,手指离键盘飞扬的距离平均不超过1.5厘米,所以我是以很平常的心态在描述一个人;我也难以用崇拜的眼光看一个人,因为人在潜意识中总是无限放大自己缩小别人,所以无形中我是拿着放大镜甚或是显微镜看人,找出他的大或小来。谷敏先生“不幸”就在我的“镜子”下神采飞扬手舞足蹈口若悬河地待了两个小时。在虚虚实实之间,他终于在我的瞳孔里成像了,虽然这只是一幅简单的速写,速写而已,甚至不是素描,之间的差别显而易见。
      《中华英才》杂志的副主编王延平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作《谷敏,凤凰涅槃》,那么今天我写的这篇采访便可以“凤舞九天”为题,因为他早已经涅槃成功,正意气风发地指点他的江山呢。

    “我有点‘心理障碍’”

      在众人眼里,企业家是风光无限的,他们身上一层层的光环的瓦特数足以让你有间歇性失明的可能。而在谷敏眼里,作为一个企业家,别人他不了解,他自己的内心深处时常有“痛苦”的感觉,那种痛苦来自于不被人理解,不被外人理解,甚至是不被最亲的人理解。谷敏说,“我有点‘心里障碍’。现在人们认为企业家在作秀,会作秀,可是我不会,但是没有人愿意相信我。”“企业家做适当的宣传是必要的,这是商业运作需要,但不要做成‘泡沫’,泡沫没了,早晚水落石出。”“我也知道如何作秀,但是我不愿做。”“欲经商,先做人,如果你不是个诚实的人,没有人愿意和你做生意。秀作多了,就会产生信任危机,人就虚了,不实撑了,做起事就不会把握了。”“企业家要务实,不务实,将来肯定会产生赤字现象,就像中国银行的坏帐一样。”
      谷敏认为“自己的为人很好”,我想,如果一个敢于这么肯定地说,那么我相信他起码八分是真。谷敏小时候家里很苦,作为老大,他过早地肩负起帮衬家庭生活的责任,所以对“责任”二字理解得非常深刻。“责任”是谷敏先生人生字典里的两个最关键字。谷敏说,“首先对别人负责,才能对自己负责,能对别人负责,自然就是对自己负责了。”比如在职工的待遇问题上,他从来不拖欠员工工资,也从来不拖欠员工的劳动保险。他说老总和员工在某种程度上是实行等价交换的。你只有给员工应得的,他才能回报你相当的价值产出或者更多的“剩余价值”,企业才能有凝聚力,公司才能壮大发展。“欠税欠保险欠工资是很愚蠢的行为。” 
      在谷敏的国凤公司里的任何一本公司简介都印着这样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想做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就要百折不挠,坚持下去。”谷敏先生一直在坚持做个“好人”。他曾在一篇致辞中引用了薄熙来同志“富者知贫,贫者得助 ”的话,别人因此说他是作秀,是在讨好领导者。谷敏说到这义愤填膺。他认为薄熙来说的是对的,所以也这么做了,常年招聘下岗职工和残疾人就业,资助、捐助、赞助贫困学生、福利院及社会公益活动,至今在国凤公司的总部,还有一个为希望工程专设的募捐箱,从老板到员工,有零钱就随时扔到里面,不计多少。谷敏在庄河投资10万元建立了“国凤小学”,问及他最初的动机如何,他说小时候家里就因为贫穷差点上不起学,打小儿起他就立志长大要帮助贫困孩子求学,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事物发生到一个点就水到渠成的事儿,并不是什么刻意而为之。说起这,他更有些无奈,想做无名英雄难呀。他说,连自己的老父亲都不理解自己的儿子,他的父亲对他说,“这么做好呀,你也能借机会出个名。”
      人们常看到企业家的光鲜的一面,很少看到他们忧郁的一面。谷敏给我举了一个例子:他刚买第一台车的时候,别人说他是骗钱买的,第二台第三台的时候,别人照样说他是骗钱买的,等到他买第四台的时候,有人说了,别再说是人家骗的了,你有能耐你骗呀?是你,你如何想呢?在中国,企业家往往被人误解,这是伤人心的事情,当然,这里有体制的问题,也许凡事放一放是最好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一个国家,如果有1/1000的人是企业家,那么这个国家经济就会发展起来,而在中国,甚至连1/10万也不到,即使情况是这样,企业家往往也得不到很好的保护。
      谷敏说,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国凤集团能率先从中国大连“走出去”并成为跨国企业集团,是我和全体同事血汗积累起来的,这才是让我骄傲的。1996年,谷敏全家移居美国洛杉矶。没多久,国凤集团就在美国声名大振。今年十一,谷敏又被国务院侨办评选为十大华人领袖。在谷敏的头上,类似的荣誉头衔即使两只手的手指头加起来也不够数。对于这些荣誉,谷敏看得很淡。我看得出来,他需要的不是什么称号、奖章,他需要的是别人的承认。谷敏是一个“民间大使”,他牵头创建了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正如美国第一位华裔市长黄锦波博士的意味深长之语所说:“‘把今日中国推向世界’,这个希望全靠您谷一样的敏捷。”
      问及谷敏为什么移民了还选择回中国大连创业,谷敏回答得很直白:第一,我不会英语。第二,在国外朋友少,第三,这里有我的父母和乡亲。

    “人生是一幅水彩画,赤橙黄绿,苦辣酸甜”

      人生是一部厚厚的长篇小说,即使你以每分钟千字的速度述说,你对他的了解也是冰山一小角。从“鲍鱼大王”到“赤贝大王”到“国凤总裁”到“民间大使”,这是谷敏人生旅途的四个不同的驿站,也许每个驿站只是稍做停留,然后再整装待发。人们常说“海天一线”,谷敏确实在这条线上不断地攀援,抓住时机,如走钢丝一样,历尽兴奋与危险。只不过,谷敏的这条线是曲线,曲线上的两点是海浪与白云。把生意舞台从大海搬到了天上,失败的痕迹与成功的艰辛在他不时跳跃的鱼尾纹上得到了充分的证实。然而,随着时间的远去这些似乎已经渐渐淡化,因为从他轻松的语气和爽朗的笑声里感受不到任何的遗憾与伤悲。
      谈到一个成功企业家的人生价值,谷敏说了四个“爱”:生存之爱、事业之爱、家庭之爱、友情之爱。只有活着,才能发展事业,事业发展了,才能享受家庭之爱、友情之爱。我以为,这样的排序一定是他这类成功企业家的逻辑,是“大人物”的逻辑,如我之类的“小人物”是不大明白的。我确实不大明白。谷敏说,没经历过家境贫寒,没经历过失去自由,没经历过自杀,没经历过事业失败,没经历过最亲的人的伤害,你是无法理解我的。或许这就是个中原因吧。
      在谷敏眼里,人生就是一部作品,一幅图画,自己就是主人公,就是画笔,作品的成功与失败都是自己一手塑造的,不用后悔或遗憾。人的一生满打满算只有25年在实实在在地做事,其余时间都在睡觉,如何能不珍视生命呢?谷敏说,在商场里也一样,时间就是金钱,就是生命。
      不了解谷敏的人不会知道他曾经是个板板整整的“正处级干部”,一次冤狱一次莫须有的审查让他伤心并愤怒地彻底放弃了从政的前程。“下海”在80年代中期似乎不是个时髦的词了,但“下海”以后成功还是失败倒是个时髦的话题。谷敏成了这个话题的参与者和制造者。以仅有的2000元起家到现在的亿万资产`,其中的沉浮自不必说,谷敏是就着“受骗上当”加“诚信奉献”两道大餐逐渐长大、成熟、羽翼丰满的。谷敏说借钱的滋味很难受的,所以他第一次贷款30万用了2个月还清,第二次贷款700万15天还清。谷敏的公司是目前国内少有的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跨国企业集团,而且企业资产连年翻番。
      有一个故事,一个穷人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富人路过,不解地问,“你为什么不挣钱去美女如云的夏威夷海滩享受日光浴却躺在这儿浪费光阴呢?穷人说,我现在不正躺在这儿晒太阳么?之于谷敏这个富人,我倒好奇他的生活态度与价值取向。在谷敏的眼里,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生存方式,穷人拿一元钱做好事和富人拿一千块钱做好事具有同等的意义。在我和他同桌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他的食欲非常不错,不挑食,而且尽量不剩东西。谷敏还偷偷告诉我,他太太经常丢东西,可他从来没丢过一分钱呢。
      采访谷敏时,我无意中问他是不是个党员,他笑笑摇了摇头,过去因为叔叔的海外关系,他没有机会得以入党,不过,谷敏说,入党不入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个好人就行,可以为社会做出一点贡献就是安慰。谷敏说,这里有一个心理平衡的问题,你看现在多少党员干部渎职卷款潜逃祸害老百姓的利益,关键是如何在其中找一个平衡点。谷敏已经参加了四届国庆庆典活动了,谷敏说,在美国的时候,只要侨胞有国庆活动,他就必定参加,因为这里有作为中国人的骄傲感存在。
      在谷敏先生周天24小时轮回中,有6小时用于睡觉,其余时间用于工作和思考。谷敏喜欢一个人在很静的地方,喝上一杯咖啡,啖上一本闲书,或者酝酿一项计划方案。当然,他也有累的时候,心理累,身体也累。谷敏喜欢看情感片,这与商人惯常的冷酷与雷厉风行形象不大相符,不过从中倒可看出他的善良来,一个有感情的人有足够的理由成为一个好人,我认为。
      谷敏神秘地告诉我一个排遣愤怒和烦恼的好办法,当你被误解时,当你被伤害时,当你无处发泄不能把他拎出来痛打一顿时,那就独自一个人开车在滨海路的999道弯上转一圈,吹吹海风,大喊大叫,把郁闷都喊将出来,能喊得心里亮堂堂的。
      我以我年轻,所以肝火旺盛,没想到以谷敏先生57岁的“高龄”(按照相声演员马季的“终(中)年74岁”的标准来说显然还是很年轻的),肝火之盛不由不让我俯首汗颜,他的“青春”依然意气风发,谈笑间淡露出的不折不挠给他眼中的小朋友我上了深刻的一课。
      谷敏说将来要写一本自传《风雨人生》,是呀,没有风雨,怎见彩虹呢?国凤的诞生或许就是风雨后的彩虹吧。

    “企业家最大的痛苦是留不住人”

      中国的企业老总很少有自己开车的,谷敏是这其中特例之一,他当了一回我的司机,我当了一回他的乘客。或许他已经习惯于掌控方向盘,知道哪条路该走哪条路不该走,知道什么时候该加速什么时候该刹车。他习惯于做一个掌舵者,他间或的霸道是很有压迫人的气势的。谷敏也是一个固执的、骄傲的人,所以在我称他有严重自我中心主义和经验主义倾向时,他不以为然地一笑。
      他确实很固执很霸道,他霸道地认为在他的公司里按照他的规定性做的人都会成功,不按照他的规定性做的人注定会失败。也许这是因为企业留不住人的硬伤给他带来的“后遗症”吧。
      说到企业留人难,谷敏总裁很无奈。他说他现在宁可招一些30——35岁之间的人,因为这些人经历过下岗的痛苦,并且有一定的社会经验,懂得如何珍惜机会。一个人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很不易,就像鱼找到了生存的水一样。可是现在一些年轻人在最初的时候总以假象迷惑你,然后在学到了东西羽翼未丰时便跳槽而去,他们在伤害我的同时也在伤害着自己,因为他们中没有多少成功的。国凤集团的成功与人才的合理运用有相当大的关系。国凤在人才的任用上非常慎重,一般都经历培训——试用——培训——上岗等反复的过程,而且有些培训完全是有偿的,也就是一边教你学知识,一边给你MONEY花。过去,国凤公司对那些走了的人非常宽容,你还可以再回归国凤。不过后来,谷敏认识到,企业不是旅馆,这些人回归以后大部分已经没有什么亮点和兴奋点了,所以,从那时起,国凤决定,你一旦走了就再也没有成为国凤人的机会了。不过,谷敏说,如果你确实有能力另闯一番天地,他不但不会埋怨你,甚至会投入资金扶持你。谷敏总裁曾经承诺,而且现在也一直在实践着,那就是“国凤的员工不会失业,不会下岗,员工的福利待遇不会下降,只会提高,国凤不会依靠裁员来增效”。在国凤集团里,有专门的企业病诊治小组,定期举行民意测验,给企业“体检看病”,并开出具体的药方,这种管理模式在国内的企业应该还属少有。
      谷敏说,我文化不高,但知道找“拐棍”,比如我不懂外语,但是我可以借人借力借势,而且干一行要研究一行然后是爱一行,而不是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爱一行是成不了大事的。谷敏说,一定要找对老师。原因很简单,就像包饺子一样,馅呀面呀,怎么调怎么包,都有一定的说法的,你永远也包不出和妈妈味道一样的饺子。
      在国凤集团总部的墙壁上,镌刻着这样的一句话:“我们百折不挠,创建百年国凤”。这是个大目标。在中国,企业寿命很少有超过20年的,但谷敏说他永远不会放弃努力,要将国凤做强做大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他完成不了,他的儿子孙子会接着做。

      张爱玲的一篇随笔中写道:坐在电车上,抬头看面前立着的人,尽多相貌堂堂,仪表不俗的,可是鼻孔里很少干净的。所以有句话说:“没有谁能够在他的底下人跟前充英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失与不是,所以我没有偷看谷敏先生的“鼻孔”,因为我知道人是个多棱体,不同角度看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因此,当我坐在谷敏先生的对面时,我恰当地理解了辩证法中主要矛盾决定次要矛盾的原理,睿智地认为他是一个英雄。
      传说中,凤者为雄,百鸟之王,羽毛美丽,象征祥瑞,谷敏为凤。有凤必有凰,凰为雌,谷敏的夫人当为凰,不过在这里你是看不到她了,那是下一篇文章要写的事了。
  • 返回